? 如此逆向“神操作” :网上购药“对药下症”_园林假山,喷泉,牌坊,凉亭,长廊,河北景诺园林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如此逆向“神操作” :网上购药“对药下症”

发布日期:2021-07-17 12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hbf0.cn,看病、开方、买药,看病问诊的正常流程是对症下药。但你听过“对药下症”的逆向“神操作”吗?半月谈记者通过互联网医疗平台购药,发现多家平台流程均是先选购药品,后根据药品配处方,且审核走过场,连用11岁的儿童身份也能轻松买到麻醉类药品。

  按照《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(试行)》规定,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严格遵守《处方管理办法》等处方管理规定,在线开具的处方必须有医师电子签名,经药师审核。

  半月谈记者在某医疗App随机搜索了一种治疗痤疮的维A酸乳膏。根据说明,这是一款国药准字号处方药,用于痤疮、扁平疣、黏膜白斑等辅助治疗。随后,半月谈记者在平台上填写完善处方信息,包括用药人信息、疾病史等信息。接下来,与自动回复机器人对话沟通了基本病情,包括不适症状、患病时间、病情程度等,系统自动形成了申请开药清单。

  几分钟后,平台为半月谈记者匹配了一名皮肤性病科医生曹医生。半月谈记者询问“能否帮忙开个维A酸乳膏”,曹医生迅速开具了电子处方,并叮嘱“此药避免大面积涂,刺激皮肤”。又过了几分钟,电子处方通过了药师黄某某的审核。半月谈记者即凭着这套“逆”操作,获得了处方,付费购买了处方药。

  先选药买药,后补处方,这样的处方单靠谱吗?半月谈记者收到的电子处方笺,标注了个人信息、医生诊断、药品及用法用量、处方医师和审核的签名章,以及处方单号,并没有标注医院或医疗机构的信息。同时,处方笺标注了特别提醒,显示处方信息未经授权不得自行下载使用。

  这种情况是个案吗?半月谈记者在另一医疗App平台,再次尝试购买维A酸乳膏,经过类似的流程,5分钟内,半月谈记者即获得了经过医师签名、审核调配、核对发药三个环节医务人员签字确认的电子处方。这份处方标明其来自银川某互联网医院,且盖有医院的电子章。半月谈记者“逆”操作购买处方药再次成功。

  《处方管理办法》规定,处方中,患者年龄应当填写实足年龄,新生儿、婴幼儿写日、月龄,必要时要注明体重。药师调剂处方时必须对科别、姓名、年龄等情况检查核对;同时,除治疗需要外,医师不得开具品、精神药品等处方。

  半月谈记者决定再次试验。在某医疗App上,半月谈记者将用药人的身份改成一名11岁的女童。无须填写体重、身份证号,即完成了身份填写。半月谈记者选购了用于外科手术皮层麻醉的“复方利多卡因乳膏”。

  线上接诊医生询问“为什么要用这个药物”,半月谈记者回答“皮肤局部麻醉”,5分钟内即获得了银川某互联网医院的处方签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处方签与半月谈记者此前购买维A酸乳膏时获得的处方签,医师、审核调配、核对发药3人的签名完全一致。

  在开具的处方页面,半月谈记者仅能看到医生姓名,照片头像,“从业27年、专业有效、可开处方”的信息,对其他信息一无所知。半月谈记者进一步在平台上搜索了这名医生的信息,资料显示她是一家中医医院消化内科的主治医师,而她却先后开具了皮肤疾病、用于麻醉的药物处方。

  另一款治疗癫痫病部分性发作的处方药左乙拉西坦片,用药不仅对患者年龄有限制,体重有要求,不同病症药物服用剂量有明显区别。半月谈记者并没有完全提供相关信息,却同样轻松地在互联网医疗平台获得了处方笺。

  一名在互联网医疗平台工作的医生告诉半月谈记者,在开具处方前,平台已经基本询问了解了患者信息,大部分患者承认在线下被确诊为相关病例,所以患者想开什么药,医生就给什么方,这叫“续方”。而他们无法与患者进行详细问诊,只能先尽量满足患者的用药需求。

  根据半月谈记者调查,存在类似问题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包括但不限于上述平台等。

  互联网医疗对于增加就医、购药便捷性和医药资源的可及性具有重要意义,但这种便捷也会使得原本可能就存在的风险被放大。

 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看来,子女在正规三甲医院代替行动不便的老人挂号开药的情况很常见,而医生也不能识别他们的身份和关系。“线下都有漏洞,线上的审核也没有更严格。”贺滨说,问题的本质是线下医疗服务的可及性较差,让老年人等群体开药成了较大的难题。为了解决现实中存在的问题,· 海南发布拟任干部人选公告(6月4有关部门对互联网医疗平台的监管不够严格。而一些平台为了盈利,存在放松管理的现象。

  专家建议,应以患者为中心,一方面要考虑上述老年人等群体购药的现实困境,另一方面要关注处方药管理松懈可能导致的用药安全问题。

 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,网络售药企业应向监管部门共享处方药审核信息,方便监管部门随时监督检查。消费者也应该主动先找医生问诊,不要凭自己的感觉去网上买药,遇到问题及时到医院就诊。

  “徒法不足以自行,在大力发展互联网医疗的同时,更有必要健全监管执法机制,加大对违法行为的震慑力度,增强制度刚性,方能确保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行稳致远,保障人民群众的用药安全。”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赵鹏说。(记者:冯松龄 王辰阳)